主页 > X生活客 >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 >

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

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

(大山脚26日讯)在双溪里武非法炭厂事件闹得满城风雨后,槟州首长林冠英今日到访双溪里武村,准备捐献1万令吉给村内的双溪里武华小,但校方昨晚临时拒绝让仪式在校内举行,林冠英唯有把捐款移交给社委会村长陈新利,交由后者与董事部交涉。

移交捐款仪式今早临时安排在社委会的会所进行。林冠英致词时说,一名民选的首长及该区国会议员竟然不获准进入学校,反之非民选代表的巫统峇东埔区会主席拿督再迪,却可以进入校园,这是颠倒的做法。

他说,今日想来拜访双溪里武华小给予协助及拨款,但无法入内,因此他把1万令吉支票移交给陈新利,由社委会决定是否要把支票交给校方。

校方需给社委会交代

“若校方有给予一个很好的解释,由社委会决定要在什幺情况及条件下,把这张支票交给学校。最重要的是,学校要给社委会一个民主的交代。”

媒体较后欲追问林冠英有关非法炭厂课题时,他以需要赶场及已交代一切为由,不愿再发言。

章瑛:校方面对教部压力

在场者包括峇东埔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槟州第一副首长拿督莫哈末拉昔、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林峰成及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槟州华教事务委员会主席章瑛指出,首长今日原本要为双溪里武华小带来一份“礼物”,但是校长昨晚8时左右却告知,教育局不允许首长等人进入学校。

“我们没来由地被拒于门外,校方因为教育部的压力,不敢接受首长亲自带来的这份礼物。”

她指国阵政府把教育政治化,教育部的这种做法显示不尊重民选代表,也不尊重民主。希望来届大选这里的选民要团结一致,选出尊重人民的政府。

她披露,自2009年至今,州政府已制度化拨款36万2000令吉给该校建有盖篮球场、维修屋顶、装置沟渠盖及建有盖停车场等设施。她说,该校创立于1952年,至今有65年历史,学生372人,有半数学生来自居林,但槟州政府却没有置之不顾。

旺姐否认蓝眼没维护诺蕾拉

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兹莎说,本南地州议员诺蕾拉在为民处理非法炭厂事件上,履行了身为人民议士的责任,并否认外界指公正党没有维护诺蕾拉的指责。

她说,不少人把此事扭曲成诺蕾拉与州政府搞对抗,事实上诺蕾拉只是履行人民议士的责任,同时协助168名集体签名反对炭厂的村民反映问题,州政府也採取应对方法,相信事件已解决 。

她说,非法工厂的存在,不只是在双溪里武,还包括其他地方,工厂若违法,州政府必须採取行动,以维护人民的利益。

“诺蕾拉一开始处理炭厂事件时,都有主动向我汇报进展,她现在请病假。”

旺阿兹莎今日在双溪里新村,与林冠英等人出席社委会举办的榴槤聚会后,受到记者询问时这幺说。

询及诺蕾拉是否向党表达下届不参选的意愿时,她说,在发生非法炭厂事件前,诺蕾拉基于健康理由,已曾私下告知其退选的意愿。

她抨击反贪会在调查此事时不够中立,若是涉及反对党的案件,很快便採取行动,但当多国都已在一马公司的案件,反贪会却什幺都不做。

社委会全力挺槟政府

双溪里武村社委会秘书杨庆传说,社委会将与槟州政府同在,并全力支持州政府,一起解决村民面对的问题,特别是非法工厂的课题。

   他相信非法工厂课题将获得圆满解决,以保障村民的权益。

“我们坚定拒绝反对党把课题政治化,我们不要让有心人趁机破坏村民的团结,我们一条心维护槟州政府,以免被投机者污衊攻击。”

另外,他说,朝野政治人物应该尊重学校,不应把华小牵涉在内,成为朝野政党博弈的游戏,这只会令校方倍感压力,令村民左右为难。

“村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我们认为没什幺因素或理由,能够比得上百年树人的教育事业。我呼吁教育部别让政治的阴影笼罩神圣的学府,这是非常不健康的趋势。”

反贪会促48小时内道歉  林冠英称需书面回应

(北海26日讯)反贪会昨日限林冠英在48小时内针对指责反贪会非法扣留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一事公开道歉,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今日受询时不愿多谈,仅称此事需书面回应。

“我不要现在回应,这个东西需要书面的。”

林冠英今日是为北海安邦惹惹大礼堂主持动土礼后,受询时这幺说。

反贪会昨天发文告指林冠英在双溪里武非法炭厂案件中,指反贪会“非法扣留”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的言论具诽谤,因此限后者在48小时内无条件公开道歉,否则将採取法律行动。

伍铭陞:非董事部意愿  临时被通知拒首长入校园

双溪里武华小董事长伍铭陞及副董事长温再雄,较后在场向槟州政府表达歉意,指董事部早已準备好一切,包括帐篷、桌椅及食物等,但临时接到通知校方拒绝让首长等人入内,这非董事部的意愿。伍铭陞透露,校方给予的理由是,这是全津贴华小,校地也是政府的。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超出董事部的权限,董事部对此向州政府表达歉意。”

他说,槟州政府一向来都很支持该校,该校申请的拨款,超过80%获批。

村长陈新里较后受询时说,州政府给予该校的拨款,过去一直都在校内进行,为何这次却不行?他不禁要问,这所学校到底是谁的?

他说,事后会和该校董事部了解及聆听他们的解释,这一张支票最后还是会移交给学校。

X生活客 283℃ 52评论
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万元捐双溪里武华小槟首长等人被拒入校

(大山脚26日讯)在双溪里武非法炭厂事件闹得满城风雨后,槟州首长林冠英今日到访双溪里武村,准备捐献1万令吉给村内的双溪里武华小,但校方昨晚临时拒绝让仪式在校内举行,林冠英唯有把捐款移交给社委会村长陈新利,交由后者与董事部交涉。

移交捐款仪式今早临时安排在社委会的会所进行。林冠英致词时说,一名民选的首长及该区国会议员竟然不获准进入学校,反之非民选代表的巫统峇东埔区会主席拿督再迪,却可以进入校园,这是颠倒的做法。

他说,今日想来拜访双溪里武华小给予协助及拨款,但无法入内,因此他把1万令吉支票移交给陈新利,由社委会决定是否要把支票交给校方。

校方需给社委会交代

“若校方有给予一个很好的解释,由社委会决定要在什幺情况及条件下,把这张支票交给学校。最重要的是,学校要给社委会一个民主的交代。”

媒体较后欲追问林冠英有关非法炭厂课题时,他以需要赶场及已交代一切为由,不愿再发言。

章瑛:校方面对教部压力

在场者包括峇东埔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槟州第一副首长拿督莫哈末拉昔、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林峰成及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槟州华教事务委员会主席章瑛指出,首长今日原本要为双溪里武华小带来一份“礼物”,但是校长昨晚8时左右却告知,教育局不允许首长等人进入学校。

“我们没来由地被拒于门外,校方因为教育部的压力,不敢接受首长亲自带来的这份礼物。”

她指国阵政府把教育政治化,教育部的这种做法显示不尊重民选代表,也不尊重民主。希望来届大选这里的选民要团结一致,选出尊重人民的政府。

她披露,自2009年至今,州政府已制度化拨款36万2000令吉给该校建有盖篮球场、维修屋顶、装置沟渠盖及建有盖停车场等设施。她说,该校创立于1952年,至今有65年历史,学生372人,有半数学生来自居林,但槟州政府却没有置之不顾。

旺姐否认蓝眼没维护诺蕾拉

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兹莎说,本南地州议员诺蕾拉在为民处理非法炭厂事件上,履行了身为人民议士的责任,并否认外界指公正党没有维护诺蕾拉的指责。

她说,不少人把此事扭曲成诺蕾拉与州政府搞对抗,事实上诺蕾拉只是履行人民议士的责任,同时协助168名集体签名反对炭厂的村民反映问题,州政府也採取应对方法,相信事件已解决 。

她说,非法工厂的存在,不只是在双溪里武,还包括其他地方,工厂若违法,州政府必须採取行动,以维护人民的利益。

“诺蕾拉一开始处理炭厂事件时,都有主动向我汇报进展,她现在请病假。”

旺阿兹莎今日在双溪里新村,与林冠英等人出席社委会举办的榴槤聚会后,受到记者询问时这幺说。

询及诺蕾拉是否向党表达下届不参选的意愿时,她说,在发生非法炭厂事件前,诺蕾拉基于健康理由,已曾私下告知其退选的意愿。

她抨击反贪会在调查此事时不够中立,若是涉及反对党的案件,很快便採取行动,但当多国都已在一马公司的案件,反贪会却什幺都不做。

社委会全力挺槟政府

双溪里武村社委会秘书杨庆传说,社委会将与槟州政府同在,并全力支持州政府,一起解决村民面对的问题,特别是非法工厂的课题。

   他相信非法工厂课题将获得圆满解决,以保障村民的权益。

“我们坚定拒绝反对党把课题政治化,我们不要让有心人趁机破坏村民的团结,我们一条心维护槟州政府,以免被投机者污衊攻击。”

另外,他说,朝野政治人物应该尊重学校,不应把华小牵涉在内,成为朝野政党博弈的游戏,这只会令校方倍感压力,令村民左右为难。

“村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我们认为没什幺因素或理由,能够比得上百年树人的教育事业。我呼吁教育部别让政治的阴影笼罩神圣的学府,这是非常不健康的趋势。”

反贪会促48小时内道歉  林冠英称需书面回应

(北海26日讯)反贪会昨日限林冠英在48小时内针对指责反贪会非法扣留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一事公开道歉,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今日受询时不愿多谈,仅称此事需书面回应。

“我不要现在回应,这个东西需要书面的。”

林冠英今日是为北海安邦惹惹大礼堂主持动土礼后,受询时这幺说。

反贪会昨天发文告指林冠英在双溪里武非法炭厂案件中,指反贪会“非法扣留”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的言论具诽谤,因此限后者在48小时内无条件公开道歉,否则将採取法律行动。

伍铭陞:非董事部意愿  临时被通知拒首长入校园

双溪里武华小董事长伍铭陞及副董事长温再雄,较后在场向槟州政府表达歉意,指董事部早已準备好一切,包括帐篷、桌椅及食物等,但临时接到通知校方拒绝让首长等人入内,这非董事部的意愿。伍铭陞透露,校方给予的理由是,这是全津贴华小,校地也是政府的。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超出董事部的权限,董事部对此向州政府表达歉意。”

他说,槟州政府一向来都很支持该校,该校申请的拨款,超过80%获批。

村长陈新里较后受询时说,州政府给予该校的拨款,过去一直都在校内进行,为何这次却不行?他不禁要问,这所学校到底是谁的?

他说,事后会和该校董事部了解及聆听他们的解释,这一张支票最后还是会移交给学校。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