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客 >尊严、校誉、认同感?一支被抗议的MV及其回应 >

尊严、校誉、认同感?一支被抗议的MV及其回应

尊严、校誉、认同感?一支被抗议的MV及其回应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恋我癖〉MV角色穿着本校校服,演出诽谤、霸凌画面。部分同学与校友感到不适,认为MV恶意影射学校、伤害校誉。然而,学校想提醒各位,霸凌是实际存在,但不易察觉与控制的社会问题,也呼吁大家,我们应该审慎面对霸凌存在的可能性,毕竟,即便该影片有引发社会对本校误会的疑虑,它对校誉造成的伤害,也比不上任何一桩霸凌事件对受害人及加害人造成的伤害。本校119年来致力于维持友善的学习环境,纵使无法完全杜绝霸凌现象,但我们会继续努力,谨慎处理。

当然,中山女中昨天发的新闻稿不是上面那个,而是下面这个:

本校119年来素以培养国家女性人才及倡导优质学习文化着称,119年来培育国家女性英才无数。该MV内容却以校园暴力、霸凌为主轴,由穿着本校校服之演员,拍摄出诽谤、霸凌、恶意影射之画面,让视听大众感到极度不适,校方认为极度不妥。在此,本校严正声明,学校是一个教育的场所,平日宣导防治霸凌等议题不遗余力,任何媒体要宣传任何议题应考量媒体的社会责任,不应以任何学校为影射对象,然影片中对本校声誉的损害至为明显,本校严正表达不妥并深感遗憾。(来源)

目前在我的脸书墙上,看到最常见的声音就是:MV拍得不怎幺样,但中山的回应更不好。中山的回应没得到好迴响,我相信,不只是因为校方的保守立场,而且是他们对于「校誉」这种东西可能有点误解。

如果你因为别人说你不酷,要求他道歉,恐怕会让旁观的人觉得你真的满不酷的。这是「酷」这个概念的一种特色:要成为很酷的人,你通常必须不在意自己酷不酷。

当然,「校方不在意校誉」并不是一所学校有校誉的必要条件。不过校誉也有一种特色,就是当一所学校愿意为了更重要的价值放弃校誉,这反而可能为它带来更多校誉。

中山争取校誉的行动没有获得更大的共鸣,我相信,部分原因是因为许多抗议内容似乎显示「因为我觉得你是在说我们学校坏话,让我不舒服,所以我们学校的校誉遭到威胁」。这种推论有问题,你们学校的校誉如何,是取决于其他学校的人怎幺看,而不是你自己怎幺看。要说明自己的校誉受到威胁,你得往其他方向进行举证。

虽然不完全一样,不过这其实跟「制服和认同」的议题有点像。有些学校支持服仪规定,认为制服能促进学生对学校的认同。说实在的我认为这种培养认同感的手段不太老实:如果你要学生认同,应该拿出本事来证明自己值得认同,而不是靠服仪规定。不过我在这里要谈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请问,校方相信服仪规定能促进认同,是基于下列那件事情?

我相信当代心理学确实有一些研究显示制服能促进认同感。不过,我也相信有些学校高估了制服促进认同感的效果:有些师长是用自己有没有产生良好感觉来判断学生是否认同学校,这种判断没有良好基础,因为学生是否认同学校,是取决于学生感觉如何,而不是师长感觉如何。

在上述的意义上,不论是把自己的感受直接当成判断校誉状况的证据,或是直接当成判断别人认同的证据,都是概念的错用。

部分中山人发声抗议MV,要求作者把影片撤下并道歉,是因为他们认为MV破坏校誉。以上我试图说明这种判断可能缺乏良好根据,以下我想讲一件许多人都已经察觉的事情:这些人的反应,对校誉的破坏或许还大于MV。

或许有人会认为说,当人受到不实指控以致于名誉受损,理当有权要求对方道歉甚至赔偿,那幺,为什幺学校不能做这种事?其实我同意这种说法。我并不主张说,「要求MV作者道歉」是一种道德错误的、不该做的行为。我想说的是:这个行为对校誉有害,因为它让一些旁观者觉得中山人不够大方,为了「抽象的校誉」试图干涉别人真实的言论。

你当然可以抱怨说,这种旁观者的判断是以偏概全,因为并非所有中山人都有上述反应。不过,如果这算是「以偏概全」的话,我得说,「校誉」这种群体形象本来就是许多以偏概全的判断堆出来的,否则学校就不需要把少数成功案例(例如物理奥林匹克第一名、台大榜首)放在学校首页和行政大楼跑马灯上。

读到这里,或许会有人注意到,目前的分析尚未提到一件重要的事。MV确实让许多中山人内心受伤、感到不舒服,因为MV用不敬、负面的方式使用他们认同的符码。这些伤害即便不是物理上的,也应该受到重视,并且应该要有机会发展成谴责MV的论据。我同意这个说法,也同意它背后的顾虑应该被注意到。不过我想补充,或许就是因为目前声浪较大的抗议词彙多半着重在「校誉」上,反而让大家忽略这个其实比校誉更恰当,也更扎实的抗议基础:MV为中山人带来尊严上的伤害。

X生活客 665℃ 69评论

尊严、校誉、认同感?一支被抗议的MV及其回应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恋我癖〉MV角色穿着本校校服,演出诽谤、霸凌画面。部分同学与校友感到不适,认为MV恶意影射学校、伤害校誉。然而,学校想提醒各位,霸凌是实际存在,但不易察觉与控制的社会问题,也呼吁大家,我们应该审慎面对霸凌存在的可能性,毕竟,即便该影片有引发社会对本校误会的疑虑,它对校誉造成的伤害,也比不上任何一桩霸凌事件对受害人及加害人造成的伤害。本校119年来致力于维持友善的学习环境,纵使无法完全杜绝霸凌现象,但我们会继续努力,谨慎处理。

当然,中山女中昨天发的新闻稿不是上面那个,而是下面这个:

本校119年来素以培养国家女性人才及倡导优质学习文化着称,119年来培育国家女性英才无数。该MV内容却以校园暴力、霸凌为主轴,由穿着本校校服之演员,拍摄出诽谤、霸凌、恶意影射之画面,让视听大众感到极度不适,校方认为极度不妥。在此,本校严正声明,学校是一个教育的场所,平日宣导防治霸凌等议题不遗余力,任何媒体要宣传任何议题应考量媒体的社会责任,不应以任何学校为影射对象,然影片中对本校声誉的损害至为明显,本校严正表达不妥并深感遗憾。(来源)

目前在我的脸书墙上,看到最常见的声音就是:MV拍得不怎幺样,但中山的回应更不好。中山的回应没得到好迴响,我相信,不只是因为校方的保守立场,而且是他们对于「校誉」这种东西可能有点误解。

如果你因为别人说你不酷,要求他道歉,恐怕会让旁观的人觉得你真的满不酷的。这是「酷」这个概念的一种特色:要成为很酷的人,你通常必须不在意自己酷不酷。

当然,「校方不在意校誉」并不是一所学校有校誉的必要条件。不过校誉也有一种特色,就是当一所学校愿意为了更重要的价值放弃校誉,这反而可能为它带来更多校誉。

中山争取校誉的行动没有获得更大的共鸣,我相信,部分原因是因为许多抗议内容似乎显示「因为我觉得你是在说我们学校坏话,让我不舒服,所以我们学校的校誉遭到威胁」。这种推论有问题,你们学校的校誉如何,是取决于其他学校的人怎幺看,而不是你自己怎幺看。要说明自己的校誉受到威胁,你得往其他方向进行举证。

虽然不完全一样,不过这其实跟「制服和认同」的议题有点像。有些学校支持服仪规定,认为制服能促进学生对学校的认同。说实在的我认为这种培养认同感的手段不太老实:如果你要学生认同,应该拿出本事来证明自己值得认同,而不是靠服仪规定。不过我在这里要谈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请问,校方相信服仪规定能促进认同,是基于下列那件事情?

我相信当代心理学确实有一些研究显示制服能促进认同感。不过,我也相信有些学校高估了制服促进认同感的效果:有些师长是用自己有没有产生良好感觉来判断学生是否认同学校,这种判断没有良好基础,因为学生是否认同学校,是取决于学生感觉如何,而不是师长感觉如何。

在上述的意义上,不论是把自己的感受直接当成判断校誉状况的证据,或是直接当成判断别人认同的证据,都是概念的错用。

部分中山人发声抗议MV,要求作者把影片撤下并道歉,是因为他们认为MV破坏校誉。以上我试图说明这种判断可能缺乏良好根据,以下我想讲一件许多人都已经察觉的事情:这些人的反应,对校誉的破坏或许还大于MV。

或许有人会认为说,当人受到不实指控以致于名誉受损,理当有权要求对方道歉甚至赔偿,那幺,为什幺学校不能做这种事?其实我同意这种说法。我并不主张说,「要求MV作者道歉」是一种道德错误的、不该做的行为。我想说的是:这个行为对校誉有害,因为它让一些旁观者觉得中山人不够大方,为了「抽象的校誉」试图干涉别人真实的言论。

你当然可以抱怨说,这种旁观者的判断是以偏概全,因为并非所有中山人都有上述反应。不过,如果这算是「以偏概全」的话,我得说,「校誉」这种群体形象本来就是许多以偏概全的判断堆出来的,否则学校就不需要把少数成功案例(例如物理奥林匹克第一名、台大榜首)放在学校首页和行政大楼跑马灯上。

读到这里,或许会有人注意到,目前的分析尚未提到一件重要的事。MV确实让许多中山人内心受伤、感到不舒服,因为MV用不敬、负面的方式使用他们认同的符码。这些伤害即便不是物理上的,也应该受到重视,并且应该要有机会发展成谴责MV的论据。我同意这个说法,也同意它背后的顾虑应该被注意到。不过我想补充,或许就是因为目前声浪较大的抗议词彙多半着重在「校誉」上,反而让大家忽略这个其实比校誉更恰当,也更扎实的抗议基础:MV为中山人带来尊严上的伤害。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