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客 >921的生命勇者刘丰菖 见证人间有爱化无碍 >

921的生命勇者刘丰菖 见证人间有爱化无碍

921的生命勇者劉豐菖 見證人間有愛化無礙

台中慈济医院医疗团队为刘丰菖(左二)安排开刀,林玉凤(左一)与先生(右一)陪伴。

20年前的921震灾,才9岁的刘丰菖失去了5位家人,又因左小腿被压在瓦砾中而面临截肢命运,刘丰菖穿上义肢、迈出生命的另一个历程,如今即将三十而立的刘丰菖,用自己的力量走出生命勇者的人生,有感于一路上有亲友、慈济志工的陪伴,刘丰菖要用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安心。
921发生时,南投埔里的刘丰菖全家只剩他倖存,当时才9岁的他一夜之间失去同住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姊姊,家里原是三层楼,地震时二楼变成一楼,住在二楼的刘丰菖左小腿被压在瓦砾中。

生命勇者刘丰菖(中),如今即将三十而立,感恩一路上有亲友、慈济志工的陪伴。

当时同住在埔里的叔叔到刘丰菖家看到房子倒了,得知其他5人已往生后、不放弃地叫着丰菖的名字,听到有回应、觉得还有一线希望,当时因为埔里镇已没有挖土机了,身为义消的叔叔立刻从台中重金聘来挖土机、救出瓦砾堆中的刘丰菖,送往中国医药学院。
慈济志工在挨家挨户访视时,发现刘家没有人来领物资、急难救助金,因此在医院找到了刘丰菖,当时丰菖因骨头碎裂、小腿一直发炎、每次发炎就要再锯掉一些,志工很担心伤口如果再发炎,会无法留住膝盖,所幸最后保住膝盖,但最让志工担心的除了身体的伤势,最大的是心灵的创伤。

刘丰菖感恩一路上有亲友、慈济志工的陪伴,要用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安心。左一为慈济志工林玉凤。

慈济志工团队关怀刘丰菖时,发现到他还无法面对失去至亲的事实,但当时叔叔还要处理刘家5位罹难者的后事,志工们只要有空就前往关心,从看护那里得知:「丰菖独处时,会偷偷躲起来哭」。
慈济志工想到刘丰菖这样住院4个月空过也不是办法,慈济志工林玉凤得知他想上学,于是找来慈济教联会的蔡月女老师,每晚安排老师帮丰菖补习,而中国医药学院的慈济大专青年,晚上也会去讲故事,或是假日推丰菖到公园走走。慈济志工团队就这样持续陪伴了一年半才告一段落。

刘丰菖(前排中)住院4个月期间,慈济志工团队只要有空就前往关心,其中陈友妹(前排左一)每天做果冻到医院给刘丰菖吃。

2008年5月四川汶川发生地震,林玉凤在报纸看到一则新闻〈921倖存 高中生替四川灾民加油〉,照片上就读高中的刘丰菖拉高左脚裤管、现出义肢,刘丰菖受访说:「你们经历和我一样的痛苦,但我走过来了,希望你们加油!」
慈济志工因此又与刘丰菖联繫关怀,当丰菖考上中部的大学时,慈济志工也在大学等候,林玉凤想到校园比较陡,拜託社会局与学校帮忙安排让丰菖的宿舍在一楼,行动比较方便,丰菖也把握打工的机会累积工作经验,考上邮局。
2019年4月慈济志工发现刘丰菖走路时有异状,便带他到台中慈济医院就医,原来是经过20年了,身体也会长大,义肢与脚摩擦的地方已有多处破皮、结痂,丰菖对疼痛的忍耐,让志工更心疼。
台中慈济医院医疗团队安排开刀后,林玉凤与先生在医院陪刘丰菖,当麻药退了之后,丰菖痛得捏着大腿,当看到林玉凤时,他忍不住放声大哭,林玉凤也跟着哭,因为这20年来,她第一次看到丰菖落泪,真的捨不得丰菖在小小年纪心里就要承受这幺多事情。
20年前,刘丰菖失去了至亲,20年后,关心他的亲友、慈济志工依旧还在,即将迈入而立之年的刘丰菖,如今已能照顾自己,并且以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刘丰菖表示,做复健的时间比较辛苦,但是一定要做才能继续走,因此一定要去克服。

X生活客 971℃ 89评论
921的生命勇者劉豐菖 見證人間有愛化無礙

台中慈济医院医疗团队为刘丰菖(左二)安排开刀,林玉凤(左一)与先生(右一)陪伴。

20年前的921震灾,才9岁的刘丰菖失去了5位家人,又因左小腿被压在瓦砾中而面临截肢命运,刘丰菖穿上义肢、迈出生命的另一个历程,如今即将三十而立的刘丰菖,用自己的力量走出生命勇者的人生,有感于一路上有亲友、慈济志工的陪伴,刘丰菖要用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安心。
921发生时,南投埔里的刘丰菖全家只剩他倖存,当时才9岁的他一夜之间失去同住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姊姊,家里原是三层楼,地震时二楼变成一楼,住在二楼的刘丰菖左小腿被压在瓦砾中。

生命勇者刘丰菖(中),如今即将三十而立,感恩一路上有亲友、慈济志工的陪伴。

当时同住在埔里的叔叔到刘丰菖家看到房子倒了,得知其他5人已往生后、不放弃地叫着丰菖的名字,听到有回应、觉得还有一线希望,当时因为埔里镇已没有挖土机了,身为义消的叔叔立刻从台中重金聘来挖土机、救出瓦砾堆中的刘丰菖,送往中国医药学院。
慈济志工在挨家挨户访视时,发现刘家没有人来领物资、急难救助金,因此在医院找到了刘丰菖,当时丰菖因骨头碎裂、小腿一直发炎、每次发炎就要再锯掉一些,志工很担心伤口如果再发炎,会无法留住膝盖,所幸最后保住膝盖,但最让志工担心的除了身体的伤势,最大的是心灵的创伤。

刘丰菖感恩一路上有亲友、慈济志工的陪伴,要用自己的力量回馈社会,让所有关心他的人安心。左一为慈济志工林玉凤。

慈济志工团队关怀刘丰菖时,发现到他还无法面对失去至亲的事实,但当时叔叔还要处理刘家5位罹难者的后事,志工们只要有空就前往关心,从看护那里得知:「丰菖独处时,会偷偷躲起来哭」。
慈济志工想到刘丰菖这样住院4个月空过也不是办法,慈济志工林玉凤得知他想上学,于是找来慈济教联会的蔡月女老师,每晚安排老师帮丰菖补习,而中国医药学院的慈济大专青年,晚上也会去讲故事,或是假日推丰菖到公园走走。慈济志工团队就这样持续陪伴了一年半才告一段落。

刘丰菖(前排中)住院4个月期间,慈济志工团队只要有空就前往关心,其中陈友妹(前排左一)每天做果冻到医院给刘丰菖吃。

2008年5月四川汶川发生地震,林玉凤在报纸看到一则新闻〈921倖存 高中生替四川灾民加油〉,照片上就读高中的刘丰菖拉高左脚裤管、现出义肢,刘丰菖受访说:「你们经历和我一样的痛苦,但我走过来了,希望你们加油!」
慈济志工因此又与刘丰菖联繫关怀,当丰菖考上中部的大学时,慈济志工也在大学等候,林玉凤想到校园比较陡,拜託社会局与学校帮忙安排让丰菖的宿舍在一楼,行动比较方便,丰菖也把握打工的机会累积工作经验,考上邮局。
2019年4月慈济志工发现刘丰菖走路时有异状,便带他到台中慈济医院就医,原来是经过20年了,身体也会长大,义肢与脚摩擦的地方已有多处破皮、结痂,丰菖对疼痛的忍耐,让志工更心疼。
台中慈济医院医疗团队安排开刀后,林玉凤与先生在医院陪刘丰菖,当麻药退了之后,丰菖痛得捏着大腿,当看到林玉凤时,他忍不住放声大哭,林玉凤也跟着哭,因为这20年来,她第一次看到丰菖落泪,真的捨不得丰菖在小小年纪心里就要承受这幺多事情。
20年前,刘丰菖失去了至亲,20年后,关心他的亲友、慈济志工依旧还在,即将迈入而立之年的刘丰菖,如今已能照顾自己,并且以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刘丰菖表示,做复健的时间比较辛苦,但是一定要做才能继续走,因此一定要去克服。

热门产品